中国文明网总站联盟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瑞安>正文
堆金漆画
来源:瑞安文明网发布时间:2015-09-15编辑:李洋洋

堆金漆画

  水乡古镇林垟,一千八百年前海涂一片,与平阳榆垟、郑楼等地曾被称为“万船”、“万全”。自北宋一朝,温州漆船扬帆出海,林垟的漆器就享誉海内。作为林垟漆器中的佼佼者堆金漆画,更是集千娇百媚于一身,富贵华美。如今,万船已湮没在历史尘埃中,在上世纪90年代前还风靡一时的堆金漆画,如今亦已后继无人,难逃消失的命运,林垟堆金漆画现存技艺最高的传人陈文楼说:堆金漆画肯定会消失。

  川河街上的一个作坊

  仿佛置身于一个事先设计好的电影场景中。在清明上河图般的水乡深处,拐过一座牌坊,陈文楼的漆画工作室就坐落在林垟川河街169号。工作室内异常简陋,只有一些画纸和毛笔。现在的落寞与上世纪70年代的繁荣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1975年,林垟油漆社转制为瑞安工艺漆器厂,学徒一百多人,漆器工艺品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产品绝大部分出口。陈文楼等在原有漆画基础上取众家之长,利用各种传统技艺,制作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各种民间漆画产品,画种分描金、堆金二类,产品分四扇屏、六扇屏、挂屏等30多种,深受国内外客商的喜爱,产品销售遍布世界各地。

  1978年,陈文楼、陈文钱设计的堆金漆画产品多次获奖。1985年,在江苏常州召开的“全国漆器行业会议”上,漆器产品得到同行及各进出口公司的好评。当时的瑞安工艺漆器厂是浙江省惟一出口漆器工艺产品的单位,被列入中国漆器行业名录。一时间,林垟堆金漆画洛阳纸贵。

  究其原因,陈文楼分析认为,瑞安堆金漆画材料众多、工艺复杂、程序繁琐,外行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冰山一角。如原料大漆必须土法手工制成,使用天然漆种,由漆树采割漆液加工而成,加以桐油制成天然树脂型油基漆。这样的器具漆面具有流平性好,固体含量高,耐磨、耐热、耐水、耐酸及漆膜丰厚光亮、透明度好、调制颜色鲜明,漆膜具有在正常室温干燥快的特点。

  入漆颜料也讲究颇多,如用于调制色漆的就有钛白粉、银朱、红丹等,制胎工序繁多,单纯底胎材料就要用到木、竹、纸、皮、金属、面粉等近20种。堆金漆画讲究的就是装饰精美,修饰中使用到金、银、铜、锡、铝、箔等金属材料等10多种,以及牛角、骨、象牙、珊瑚、珐琅等不下20多种。

  瑞安堆金漆画各道工序均由具备相当水平的漆艺人员制作,成品线条挺拔流畅、色泽古朴高雅、画面富丽堂皇、整体稳重大方、永不褪色、经久耐用。

  堆金漆画曾经辉煌

  采访中,陈文楼不止一次提到堆金漆画的历史悠久和内涵的博大厚重。

  承继着中国历史悠久的漆文化,业绩丰富辉煌,陈文楼有着贵族般的自豪。距今约五万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的先祖就开始采集天然植物(大漆)作为涂料了,战国文献中就有舜做黑漆食器、禹做祭器朱漆的记载。

  而浙南漆器源远流长,始于唐代,盛于北宋。1959年和1978年,分别在江苏淮安五座宋墓和江苏武进南宋墓出土的漆器上标有“丁卯温州开元寺黄上牢”“温州新河金念五郎上牢”等温州制造的字样,说明早在两宋时期,温州的漆器工艺就已在全国享有盛名。1966年底,仙岩慧光塔倒塌地宫中出土69件珍贵文物,其中2件漆器描金经函、舍利函便是利用桐漆堆塑、描金的技法,工艺精湛、纹样生动,经900多年地下掩埋,依然色彩鲜艳,飞禽走兽、花卉各种图案栩栩如生。

  历代以来,漆器工艺主要应用于寺院、佛像、家具、礼品盒等外表装饰,使用范围广泛。历史上民间漆器艺人因同行竞争的原因,一般都身怀多艺,不仅善于油漆描金,而且还善于雕刻、堆塑,这些工艺技术广泛使用,并创新发展了各种漆器工艺技法,因代代相传而形成了如今瑞安漆画的萌芽与基础。

  堆金漆画工艺是按照宋代描金、戗彩、滴粉销金的技法,结合清代堆漆并合成,称“堆金漆画”,为清代浙南万全漆艺师宋华其首创遗传下的,是用天然原料及纯传统工艺手法制作而成的。该

  产品图案线条挺拔流畅,色泽古朴高雅,整体稳重大方,具有独特的民间艺术风格。

  陈文楼自信地说,瑞安堆金漆画的水平,就代表着中国堆金漆画的水平。

  衣钵传人陈文楼

  在瑞安平阳的漆艺史上,出现一个无比显赫的名字——宋华其,漆艺人以成为他的传人为荣。而陈文楼之父陈启生的崛起,更是瑞安漆艺的一座高峰。

  上世纪二十年代,少年陈启生拜榆垟著名万全漆艺师之子宋德昌为师,三十年代,陈启生成为瑞平二县业内公认的第一漆艺技师。新中国成立,响应人民政府号召,个体民间艺人全部组织合作生产,于是林垟建立了髹漆社。其产品技艺精湛、风格独特,深受人们喜爱,业务蒸蒸日上,林垟髹漆社成为瑞平二县著名的家具生产单位。

  1971年,陈启生病故后,缪喜永、林上喜、陈文楼等继承其技艺,成为宋华其的第四代传人。陈文楼13岁随其父学艺,15岁可独立描金,16岁就独立承担描金画的创作,加上其父盛名,17岁的陈文楼便驰名瑞平,得到了同行和社会各界的赞誉,并最终成为他一生执着的事业。2003年,堆金漆画陈文楼被温州市工艺美术职务评审委员会评定为工艺美术师。

  就像京剧是“国剧”一样,大漆经常被称为“国漆”,陈文楼等更是将大漆玩得风生水起。大漆的气质如同中国人温柔敦厚气质的折射,谦和而温厚,含蓄而神秘,接近诗的意境和诗教传统,陈文楼等用漆笔演绎了一段辉煌,尤以“推光堆金漆画”为长。

  推光是用一种不混入其他干性纯天然熟漆作原料的一种髹涂技法,待涂膜干固后进行研磨,以至磨出漆膜浮光,推出内蕴精光。推广漆器漆面光亮如镜,玲珑似玉,装饰以宋代堆漆成纹、描金、彩绘等技法并合而成,该产品底胎推光可与中外盛名的福州脱胎漆器媲美。

  1988年,堆金漆画引进了俄罗斯风格的西洋古典漆画工艺,陈文楼籍此结合传统描金装饰技法并合成金银装饰磨漆画,产品销往美国、法国、英国、加拿大、意大利等国,供不应求。1998年,林垟艺苑与瑞安书林木艺有限公司合作创新,利用陈文楼金银装饰磨漆画配书林艺苑的欧式家具,给漆画行业又增加了一项新潮产品,从而打入了西欧市场。2002年3月美国AMC公司在上海举办订货会,金银装饰壁画产品深受客户青睐。

  1988年,陈文楼以在手指甲盖大小的珐琅上用毛笔作画,线条勾画清晰流畅,笔画细如微风,让国内许多工艺美术大师竖指称赞。多年漆画功力造就了他不凡的绘画水平,如今经他高仿的《清明上河图》足可以假乱真。业内尊称陈文楼为大师。

  然而,到了1985年至1986年间,大漆遭遇了“滑铁卢”,现代化学漆以一种灭绝的姿态将传统大漆挤出了漆艺的舞台。

  于是,堆金漆画像绝大多数传统工艺美术一样,都重复相似的故事——1950年代成立合作社或者工厂,1970-1980年代盛一时,到1990年代初开始,由于管理、市场等问题难以为继或者关闭工厂,从此陷入衰败困境与工艺失传的危险。

  漆画肯定会消失

  堆金漆画从巅峰到没落,只有区区10年不到的时间,在陈文楼的记忆里,一切似南柯一梦。

  如今,陈文楼的工作室只有不到10个工人,手工的堆金漆品做得很少。他说:“我所坚守的那点价值就是手工艺技术,雕漆作品一旦缺少了人工作业的纹饰,它的精和魂也就不在了,化学漆的效果无法与传统大漆相比。”过去,工匠们一点点地学到手艺,再一点点用手传递下去。就是靠着这一点点日积月累的人情温暖和无法割舍的感情,堆金漆画的继承成了陈文楼心头难解之痛。

  数十年的漆艺道路,让1951年出生的陈文楼桃李满门,徒弟已逾百人,但从事漆画者寥寥无几。他37岁的大儿子陈宗炜学会了庙宇画图,但对漆画掌握不深。

  想起年少时父亲对自己说的“学东西,你自己问的才是自己的。”陈文楼不禁有点失落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问得少了,只是看一下了事。”可想而知,堆金漆画前途渺茫。

  因为市场的萎缩,从业者大多数已改行,陈文楼的工作室使用电钻、电喷等现代手段,给订户在流水线上制造出上万件一摸一样的漆画产品,再也没有人去用手工去做事了。

  失却了手工操作支撑的堆金漆画在林垟还能坚持多久?没人知道答案。

© 2015-2022 瑞安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浙ICP备第030140号
网络技术支持:温州网66wz.com